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與白 生與死的遊戲《13 百萬殺人遊戲》

 











文/黃以曦(本文原載於四月號的《幼獅文藝》,文章由作者提供,請勿轉載
 
每當我與基督教徒、猶太教徒、穆斯林爭論,我總覺得他們的信仰,某種程度上說,應該被看成次一等的;他們顯然並不直接地從本來意義上相信他們的教義,他們的信仰實際上只是一種認可的符號、是某種口令,幫助他們和信徒集團融合成一體。…但實際上,對一種遊戲的真正愛好者來說,事情也是一樣的,國際棋手或真正沈浸遊戲氣氛的參加者來說,遊戲的虛幻空間是一件各方面都很嚴肅和現實的事,甚至可說,對他,任何別的東西都不存在了,至少在遊戲期間如此。
   ---米榭.韋勒貝克(Michel Houellebecq)《一座島嶼的可能性
 
                                  
                                                               
 
 《13百萬殺人遊戲》(13 Tzameti )的故事很簡單,一個年輕男孩為了籌錢,誤打誤撞進入一樁奇特的賭局。在一幢偏僻破落的房子裡,有來自各地的人,他們即將開始一個遊戲。參賽者圍成一個圓圈,用槍抵著前一個人的頭。開槍。每一個人都有三顆子彈,每一次,有人被打死、拖出去,然後圈圈變小了一點。繼續。直到最後的贏家出現。
 
 這部節儉到有點寒酸的電影,前前後後其實都可以不計,但光看這一段,就是頗有些不得了的珍貴體驗。而且一定要進戲院,一定要在大銀幕,一定要四周一切都靜下來了,讓黑白、生死的高反差,勒住你的喉嚨。
 
 《13百萬殺人遊戲》是一個曖昧但鬆散的設定。揣摩創作策略的話,或許,讓「進入」這件事模糊殘缺,也就是故事儘管漫漶有一特定氛圍,卻不曾有清晰甚至足夠有說服力的合理情節,似乎才不會搶到賭局高潮的風采。
 
 但從一廂情願、代圓其說的觀點,當一場勝負斷裂、毫無灰階的賭博,可能作為任何隱喻,那麼必定幾乎要是最為預設的命運,也就是說,生命其它部分、那些前前後後的故事,再也不值得一提,簡直像是全部為了這個遭遇服務。從一開始就注定要走到這裡,或甚至是為了走到這裡才有那個開始。
                                            
 坐在戲院底,銀幕上,槍就比在腦袋上,我想很難有誰能逃得過入戲、被催眠。沒有一丁點分歧,你不可能分心。你只能不進戲院,或進了戲院,被種在那裡。就像那些人,只能不進入賭局,進來了,就是死,或翻身地從此以另一個人活著。                                         
 
 到底是什麼寫完一個封閉的生命圖像呢?只不過是隨機性罷了!銀幕上的故事如此,現實亦然。
 
 隨機性比我們以為的更為簡單,它僅僅是「鏘!」地取消、開始、結束、定義、歷史章節、座標參數。隨機性橫切一刀,便決定一切。
 
 隨機性又比我們以為的更為複雜,它要求人們做好前面所有的準備工作。如果不這樣,便什麼也不會發生。不會開始、不會結束、不會存在。
 
 這個世界真的有「所有可能」嗎?假如你不把書寫完,就不可能出版;假如書找不到人願意出版,它便不會成為一本被出版的書;假如你不搭飛機,你便不會死於空難;假如你不去上班,便不可能獲得意外的提拔成為企業總裁,當然,也不會被裁員,也不會在員工旅行中得到豔遇。
 
 但是你準備了,是你起造整幢預備工程的,什麼理由都不重要,你走進來了不是嗎,那麼便要開始、或結束。只是這樣。就這麼多。這麼多。                
                                         
                                                            
 而反方向地想,我不禁對未來感到一種清澈的絕望。原來,只要沒將話說出來、沒讓自己走向他人、沒把事情作出來,不管有再優厚的隨機性等著降臨幸福給我,我也得不到。而我們多數時候畢竟是什麼也沒作。
 
 從明白隨機性與命運的關係那一天起,人們每個禮拜都買彩券。手上抓著一張彩券,做好準備。
 
 從《13百萬殺人遊戲》散場離開,心裡空空的。經過了生死攸關,我們知道那是什麼,活著,或死,但總之世界將要不同。但電影結束,散場了,我們倖存下來,心還跳得那麼快,但燈亮了,我們幾乎死過一回,卻什麼都並無不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