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獻給正義、好人與時代的一封情書《竊聽風暴》














兩個德國好人
 

《竊聽風暴》(Das Leben der Anderen)是德國導演賀克唐納斯馬克的處女作,他以1984年東西德分裂為的為時空背景,描述東德國家情報局「斯塔西」(Stasi)的秘密警察衛斯勒上尉被任命去監聽劇作家德瑞曼與其演員女友克麗絲塔所發展出一連串的故事,然而這個看起來頗像真人真事的劇本,其實是導演花了四年的心血。電影的開場用字幕卡標示了一連串的數字,向觀眾介紹了無孔不入的秘密警察組織「斯塔西」,下一幕則是男主角衛斯勒上尉審訊犯人與向年輕的秘密警察授課的實況,這場戲替那段恐怖的竊聽年代做了最好的註解。飾演衛斯勒的歐路奇莫赫的臉孔有著「冷酷」的象徵意義,而全片似乎就跟著他的「冷酷」揮發出一種冷冽的氛圍、寫實的筆觸。在結局上演之前,《竊聽風暴》帶著宛如紀錄片的電影語言呈現了整起竊聽事件,重新複製了那個恐怖的年代。
                                                       
這部電影是關於那段恐怖年代與兩位「德國好人」的故事,兩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與遵循的理念。衛斯勒將國家、組織視為最高的依歸;德瑞曼擁有高貴的創作的心靈,而為了保有創作的自由,他仍臣服於東德政府的政治思想。但是衛斯勒在監聽的過程中,發現原來他所信仰的「政府」已經摧毀了善良的價值,而那些被扣上「反叛者」的敵人,其實只是政客們向權力中心靠攏的犧牲者。衛斯勒的上級對他說,「希望你還站在對的那一邊?」但誰又是對的那一邊呢?是那些為官祿而賣良知的秘密警察,還是為正義放棄仕途的「叛國賊」?而被視為忠黨愛國的德瑞曼,也是在精神導師雅斯卡自殺後,才自覺到原來他所擁抱的偉大國家是那樣的黑暗、極權,最後他寫了一篇「你所不知道的東德自殺率?」回敬了他敬愛的祖國,而讓自己陷入被調查的危機裡。兩位「德國好人」真的是「叛徒」嗎?他們背叛的應該是正義、還是國家,選擇那一邊才是「對的」那一邊?這些問題這已經不是是非題那麼簡單了!   

反轉人性的力量 
 

《竊聽風暴》攤開了「愛國者」、「叛國者」的道德焦慮;正義與政治正確的選擇;愛情與慾望的遊戲;權力與控制的快感,這些母題與德國電影近年來審視歷史的史觀一同焠煉出一部幽微而深邃的文本。唐納斯馬克不打算譴責「斯塔西」,反而他透過這個故事去縫補柏林圍牆所帶來的歷史傷痕。他聰明地把藝術創作變成反轉人性的力量,冷硬的政治片嵌著人文的關懷。電影中有兩幕是最令人難忘的,一幕是衛斯勒自德瑞曼家偷走了德國左翼作家布萊希特的詩作,他那嚴肅的臉孔,配上溫暖的口白,那個溫暖的口白讓我們明白原來文字的力量可以那樣的震撼。
 
                                                  ~九月的這一天,灑下藍色月光
                                                  洋李樹下一片靜默
                                                  輕擁著,沈默蒼白的吾愛
                                                  偎在我懷中,宛如美麗的夢
                                                  夏夜晴空在我們之上
                                                  一朵雲攫住了我的目光
                                                 如此潔白,至高無上
                                                 我再度仰望,卻已不知去向…~
                                                                                                           布萊希特〈憶瑪麗亞〉

 另一幕,則是德瑞曼在聽到雅斯卡自殺的消息時,彈奏雅斯卡送給他的樂譜〈獻給好人的奏鳴曲〉 (這首曲子是根據貝多芬的〈熱情奏鳴曲〉所延伸,由《英倫情人》的配樂家蓋布瑞亞赫所譜寫),當德瑞曼在彈奏時,衛斯勒正帶著耳機邊聽邊流淚,他是替雅斯卡的死而哭泣,還是受到〈好人的奏鳴曲〉的感召?此時,德瑞曼說了相當經典的台詞,「列寧聽了貝多芬的熱情奏鳴曲後,嘆了口氣說,如果他反覆聽到這首曲子的話,革命就無法成功了。…你想過嗎,如果人們曾經聆聽,我是說那些真正聆聽的人會是壞人嗎?」這句話似乎不再只是簡單的台詞,而是替「好人」衛斯勒的出場而暖身。唐納斯馬克藉著竊兩位「德國好人」的「隔空互動」把人性的善良價值慢慢得釋放出來,一步步回應了人類在歷史與制度上的錯誤。片末導演以極短的篇幅,我們躍進了變遷的德國歷史中,兩位「德國好人」儘管都沒有面對面的接觸,但是他們都透過彼此的文字「創作」而救贖了彼此。
                                                           
 
歷史無法重新來過,再多的譴責也換不回逝去的靈魂,對於那些獨裁者的手段與極權制度下的荒謬歷史,我們沒有權利去忘記,因為我們不可以重蹈覆轍。電影出現在的竊聽工具、魏斯勒檔案上的指紋與代號「HGW XX/7」、「斯塔西」的名冊以及成千上萬的檔案櫃都是歷史的傷疤之一,而《竊聽風暴》是獻給這塊傷疤與正義的一封情書!



後記:其實《竊聽風暴》已經看了三次,但是卻很難下筆,因為對於一部偉大的電影,好像用再多的言詞仍不足以烘托出它的美妙,花了前後十多天的才完成的文章居然脫到電影快下片了,這片文章還有太多不足之處,還請看官見諒!只是希望大家都去看《竊聽風暴》,儘管它一定會發行DVD,但是在大銀幕上的感受會更加的強烈。目前,《竊聽風暴》在長春戲院還有少許的場次,接下來三月31日在台北光點放映兩個禮拜,切勿錯過這部難得一見的偉大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