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電影筆記:偉大的《竊聽風暴》與輸家的《小太陽的願望》

 
 
 「列寧聽了貝多芬的熱情奏鳴曲後,嘆了口氣說,假如他早就聽到這音樂的話,也許革命就無法成功了。…你想過嗎,如果人們曾經聆聽,我是說真正地側耳傾聽藝術,那麼還會有壞人嗎?」
 
 我讀過一部作品,表面上,關於極權政府對鎖定的人物進行竊聽與其它全面掌握,以避免他們作出任何危及這體系的事。故事裡有一名秘密警察,監聽一位劇作家,他都在做些什麼事、和哪些人來往。這位劇作家與其朋友為了爭取自由、為了讓更多的真實被讀到聽到,冒著生命危險從事創作。秘密警察掌握了他的全部生活,便意味著,他參與了這整個過程。然後,這個堅硬、嚴肅又一板一眼的秘密警察,竟忍不住利用職務掩護、保護著劇作家,也就是背叛了他不曾懷疑其正當性的迫害人的極權體系。
 
 如果人們曾經聆聽,我是說真正地側耳傾聽藝術,那麼還會有壞人嗎?
 
 那名秘密警察嚴肅又古板地守在小房間,戴著耳機,一個字一個字敲著所有他聽到的。只是這樣,卻有一天,一切都再也不一樣了。那是藝術的渲染力,不是關於藝術本身,藝術是一個使者、是一個守衛,他領著人深處最美麗的東西來到這個世界。
                                         
 一個畫面,我永遠無法忘記那個畫面:秘密警察監聽時聽到了一位作家的名字(布萊希特),這個響亮的名字他卻一無所知,後來他潛入劇作家家裡進行慣例性工作時,順手拿了一本該作家的書。他回到自己家,躺著,手上是那本厚厚的書,他將它舉得高高,一頁一頁讀,臉上是困惑,還有一種像孩童那種天真的虔誠(他極端嚴肅堅硬的臉,不曾能顯露驚訝與笑容或任何足以證明受到感動的表情)。
 
 在那個時候,我們其實還不知道之後劇情會是怎樣,可是當整個劇情走下去、攤開來,一個人的本質的全然折斷、轉換,竟一點都不突兀或矯情。究竟為什麼呢?
 
 離開戲院許久,前面這個看似無關緊要的幾秒鐘段落,突然跳出來,反覆跳出來,如此有力量。我顫抖著終於懂了。那是,一個人,正慢慢變小,被浸泡、加熱、柔軟,在他的困惑與虔誠面前,一個他還不知道的世界正在進入他,改變他,直到再也不同。一切竟能、於是,再也不同。
                                           
 我真誠地相信,這絕對不只是架空的情節,我相信無數這樣的故事曾經與正在上演。藝術不曾是一樣確鑿的東西,人與他所打造的現實才是,但只有藝術能找出、催化,那些差一點點、就不存在的,更美麗、最美麗的東西。
 
 一部關於輸家的電影,適合所有的人,因為我們都是輸家,差別只在於,一種比較徹底,每個人都覺得他是loser,他也認為自己是;一種是人們認為他是winner,他卻苦澀地明白自己始終是loser。
                                              
 一部黃色和紅色的電影,有一輛門壞掉但很用力跑的車,有公路,夢想在海邊。夢想是一件很棒的事,沒有人能夠達到夢想,卻在追逐的旅行裡,知道了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然後你和夢想相處,和自己相處。只要這麼多,只要這麼多,不要更多。
 
 這是一部關於「小」的電影,現在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了,我很冷淡地看著這件事,希望這不是他們的夢想。拍出一部動人、甜美、簡單、真誠的電影,已經夠了。「如果你總是在第一回合將人撂倒,就永遠無法學會調整呼吸的重要性了。」,說這句話的電影,也在當年將大家撂倒地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等數個獎項。
                                                   
 紅色和黃色,太陽,門壞掉但很用力跑的車,只是這麼多,已經最多了,already winner。至於那些更多的,我們不需要,都不需要,否則我們就不會在戲院那樣拭著微笑、大笑的淚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