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寂寞的城市 被遺忘的親暱《性愛巴士》

 的確,電影開場的十分內,我們就看到一連串的性愛場面,自慰、口交…,就連SM都上場了,我們張大了眼睛看著真實的性愛鏡頭,在金馬影展的《性愛巴士》(Shortbus)中上演。但是《性愛巴士》並不是影史上第一部「真槍實彈」性愛的電影,但也不可會是最後一部。1976年,日本導演大島渚的《感官世界》,震撼了當年的坎城影展,延綿不絕的性愛教人看了頭皮發麻,男女主角把性愛變成了一場磨難。《親密關係》裡的一秒口交鏡頭,是導演對性愛的凝視;前年英國導演麥克溫波頓的《性愛搖滾樂》,則藉由歌曲與性愛的穿插,呈現愛情的階段,宛如A片的情節堪稱影史上最大膽的一次。然而曾經以《搖滾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在影壇闖出名號的導演約翰卡麥隆米契爾 (John Cameron Mitchell),其第二部作品《性愛巴士》(Shortbus)標榜著真實的性愛,那會是一種重複,還是另一次的開發……。以真槍上陣的性愛當作開場,而一場又一場的性愛在影片中穿插,在這些挑戰道德尺度的背後導演卻以溫暖的筆觸,帶著淡淡的哀愁,替紐約客找尋一個孤獨的避難所-「性愛巴士」。主角們在登上「性愛巴士」後,努力卸下自己的武裝、性別、偏見、立場與性向…,透過肉體的接觸、性愛的治療、心靈的接觸,才得以解放了自己,也終於找回失落許久的親暱。
 
 電影的開場,一尊宛如交媾般的雕像映入眼簾,隨著鏡頭的逐漸拉遠,我們看到那尊雕像原來是象徵美國精神的自由女神像,而隨著俯角的攝影機我們穿越了「模型特效」的紐約市,然後進入不同的房間,一幕幕的大膽的性愛替影片揭開序幕。
 
 
總是拿著DV拍攝自己的詹姆士(保羅道森飾),泡在浴缸裡享受孤獨的自己,他在浴缸裡放屁、小便,後來還透過「瑜加」替自己口交,後來還射精在自己的嘴巴裡,在詹姆士擁抱自己的高潮時,對街的卡列伯則用另一台DV窺探了這一切…。鏡頭再來到另一個房間,華裔性愛治療師蘇菲亞(Sook-Yin Lee飾)正與他的老公羅勃上演火熱的性愛,他們嘗試著不同的姿勢、體位,看起來是那樣的幸福…。而我們隨著攝影機來到了世貿遺址,遺址旁的一樓內皮鞭女王莎莎正抽打著他的恩客傑西,恩客問「在世貿中心旁自拍是什麼感覺?妳覺得布希是否應該出兵伊拉克?」,充耳不聞的莎莎只是使勁的鞭打傑西…。


 後來他們都來到了紐約著名的性愛治療沙龍「性愛巴士」,在這裡他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他們也都希望找到一些答案。即使有男友的詹姆士(PJ DeBoy飾),為什麼不願意跟男友詹米做愛,即便是他們邀請了了帥哥基斯加入3P口交的行列,但詹姆士顯然地提不起勁,甚至還想要自殺?而活在中國傳統父權社會下的蘇菲亞說,「我很享受做愛,我也愛做愛,但是我從來沒有高潮過!」她真的很享受做愛嗎?那又何必裝高潮呢?而SM女王莎莎,總是喜歡替別人拍照,紀錄別人寂寞的時刻,但她卻不願意面對自己,甚至不敢承認自己的姓名?當他們在「性愛巴士」裡,脫下衣服露出最赤裸的自己時,就是真實的自己嗎?在巴士上,我們才發現自己的靈魂早就被社會化的一切牢牢的牽制住了,性愛已經不再是享受,而是一種工作、交換、義務
……,那麼做愛還會快樂嗎?

 
 
米契爾以十分寫實、疏離的鏡頭呈現片中的性愛場面,那些激烈的性愛其實看來更教人失落。這些干犯眾怒的鏡頭其實勇敢地告訴我們,我們都切斷了人與人的連結,我們都忘記高潮前後的親密關係才是最美妙地,甚至我們忘記了敞開自己的心扉,讓別人走進你的生命!?即使你有了枕邊人,但是仍舊會感到無比的寂寞!但只有紐約客是最孤獨的嗎?就像男主角保羅道森來台時與觀眾面會對所說,「這個故事不僅僅只發生在紐約,它可以發生在各大城市,甚至是台北!」這趟「性愛」之旅,向所有的觀眾拋出了我們都會想起卻又不敢面對的問題
 。
 

 片中孤獨的印象一直與「911事件」共振著,導演在開場就藉由莎莎與傑西的對話,質疑了布希政府的出兵政策,接下來三位男同志的雜交鏡頭中,詹米還對著屁眼唱國歌,那又是對美國英雄主義的嘲諷,但是米契爾並不打算去探討「911」事件與美國英雄主義,他只是讓「後911時代」紐約客更顯寂寞,特別是在那些激烈的性愛之後,那樣的孤寂感更是被不斷的放大。
只是隨著劇情的推演,導演把紐約客的那種陌生的人際關係、絕望的親密以及沒有連結的個體,在一場大停電中找到了救贖。在「性愛巴士」的店長賈斯汀的帶領下,賓客門唱起了「人終有一死」,透過歌聲,每一張臉孔都找到了可以親吻的對象、找到自己的靈魂,那種溫暖、歡愉都隨著歌聲流洩,那份親暱強烈與前半部冷調的性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導演其實不是想要拍一部情色片,而是想要建構了一個愛的烏托邦,想要替紐約客找到溫暖的擁抱。


 其實我們都看過各種詮釋孤獨的電影,蔡明亮的天邊的一朵雲》、金基德的水上賓館》、王家衛的《春光乍洩》、尚賈克貝內的《巴黎野玫瑰》、麥克漢內克的《鋼琴教師》…,千百種寂寞的群像映照在銀幕上。導演把異性戀、同志、性虐待、變裝癖都納入《性愛巴士》裡,他用激烈的性愛傳達出寂寞與孤獨,用歌聲醞釀出溫暖的氛圍,性愛巴士》是一場愛與性的對話,只是導演用了勇敢與激烈的手段,讓觀眾赤裸裸的看盡一切。那些孤獨的氛圍其實有著強大的力量,不斷試探演員與觀眾,就像女主角蘇菲亞總是找不到她的高潮一樣,觀眾似乎也在找尋內心的孤獨。《性愛巴士就像導演的前作《搖滾芭比》一樣,同樣的呈現一種奇觀,但是片尾卻能給觀眾一個溫情的答案。我戲稱性愛巴士為《衝擊效應》的性愛版,兩部電影都以「後911」為背景,也企圖尋找生命的連結,只是約翰卡麥隆米契爾是透過性愛與歌曲,而保羅海吉斯則是藉著車禍與人性的衝突。在這兩部作品中,只有激烈的撞擊才能讓靈魂重組與重生。你可以在《性愛巴士》裡找到你的寂寞,也可找到讓你溫暖與擁抱方法。而身在台灣的你我,是否需要衝擊的火花,是否需要登上屬於自己的性愛巴士
》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