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汗水、青春、友情…《奇蹟的夏天》

 《奇蹟的夏天》原本是來自紀錄片導演楊力州與Nike合作形象短片《無所不踢》。起初,楊力州導演應Nike之邀到花蓮美崙國中足球隊拍攝作為贊助商的企業形象廣告,為期幾週拍攝內容後來成為四支短片,並在世足賽開打期間在網路上播放,後來受到熱烈的迴響。而楊力州導演在拍攝期間,發現這17位足球小子有更多的故事可以挖掘,於是將拍攝期延長到他們畢業,以及檢驗他們三年來苦練成果的一場比賽-全中運。  影片的開場,正是全中運冠亞軍的比賽現場,快速的剪輯、鏡頭的跳躍呈現場上令人屏息的氛圍,接下來鏡頭再跳到他們在海邊戲水與練習的畫面,在HD飽滿的影像中紀錄了他們在岸邊來回奔跑的畫面,汗水與海水交織成一幅詩意的影像,抽格的攝影放大了他們的汗水,花蓮的陽光讓足球小子們的臉龐更顯驕傲。《奇蹟的夏天》的球賽的開場、倒敘的手法到酷炫的片頭,都明白的告訴觀眾這部電影不是一部傳統紀錄片。 

 《奇蹟的夏天》從一個廣告企劃案,衍生為紀錄片的確是一個意外的火花。而影片呈現的方式也替已經百家爭鳴的台灣紀錄片帶來更多的創作衝擊。還記得長達三個小時半的運動紀錄片《籃球夢》(Hoop Dreams)?!這部以四年半的時間、250小時的底片,紀錄了兩位黑人高中生追求籃球明星夢的過程,除了儲存兩個孩子在球場上的拼勁,還有紀錄他們的家庭的變化以及對籃球美夢的渴求。豐厚的資料成為《籃球夢》的優勢,透過精采的平行剪接,對比兩個男孩的籃球生涯有了更戲劇化的衝擊。當年上映時美國影壇對《籃球夢》有著不同的聲音,甚至懷疑該片是演出來的。《籃球夢》的出現,的確改寫了紀錄片的美學,甚至影響到後來運動電影/紀錄片的拍攝,而我們在《奇蹟的夏天》中也看到它的影響力。

 其實,台灣的紀錄片一直到了90年代才漸漸走向人物與事件的特寫,而運動紀錄片的發展起步更晚。1999年,蕭菊珍導演的《紅葉傳奇》替台灣的棒球文化留下精采的反思。2004年,紅遍台灣的紀錄片《翻滾吧!男孩》則是可口地紀錄了體操小朋友的苦幹,只是那些銀幕上過多的特效,反而讓這部紀錄片變得很不真實。《奇蹟的夏天》則承襲著《翻滾吧!男孩》的母題,只是它更紮實、也更有力道。當然想要有《籃球夢》的厚度,可能還需要更多的資金才是 .....


  《奇蹟的夏天》在近乎完美的後製中,收納青春的印記以及場上的點滴。其中最教人難忘的是是與高雄阿蓮國中的冠亞軍爭奪戰。教練說,「要就留下冠軍的淚水;而不是第二名的懊悔眼淚!」原本這支紀錄片應該是替美崙國中的足球班留下冠軍的喜悅,但他們卻得面對殘忍的PK大戰,在踢進決定性的一球時導演用了一個黑畫面,此時加入了他們訓練的場景與在海邊戲水的鏡頭,比賽的輸贏真的重要嗎?導演透過黑畫面之後的鏡頭,說出了他的想法! 

 無疑的,這場比賽幾乎的攝影機運動與剪接技巧,把傳統紀錄片的信條遠遠的拋在一旁,導演把場上緊張的氛圍帶進進了戲院裡,那場比賽你可以不時的聽到戲院的觀眾在尖叫,徹底地融入影片裡,這樣的手法是否違背了紀錄片客觀、中立的信條呢?!這個問題留給觀眾去想想吧! 

 比賽結束了,教練在頻頻拭淚之餘還安慰著哭泣的男孩們,退場後人生還有很多路要走,還有球賽等著他們,還要面對國中基測的考驗、畢業典禮以及要選擇「花中」、「花農」等等,這場全中運只是他們人生的比賽的其中一場,未來還有更多的賽事等著足球小子們!最後導演將電影停留在小將們升上「花中」與「花農」的第一場比賽上,在這裡他們告別了屬於他們的夏天!花蓮的陽光依舊燦爛,還有更多更多的挑戰正等著他們! 

 在兩位導演沒有立場的鏡頭下,《奇蹟的夏天》其實隱藏了許多的問題,值得我們去一一檢視。夏天結束了,《奇蹟的夏天》就這樣結束了嗎?也許我們離世界盃的32強還很遙遠,但我們都不應該放棄在遙遠未來的足球夢,請給這些小將更多的關愛與協助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