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出櫃的難題 家庭的習題《愛瘋狂》

 《愛瘋狂》其實並不是一部愛情的電影,也不怎麼瘋狂!影片的英文片名「C.R.A.Z.Y.」其實是來自片中五個孩子的縮寫:克里斯汀(Christian)、雷蒙(Raymond)、安東尼(Antoine)、查克(Zachary)與伊凡(Yvan)的名字字母的縮寫,影片的家庭是來自蒙特婁的傳統天主教家庭,而故事的主人翁查克則是出身於1960年的聖誕節,由於這個「聖蹟」,查克從就小受到父母的關愛。 在母親眼中查克是上帝的使者,她相信只要查克禱告,所有親戚的病痛就能痊癒;至於愛唱歌的父親傑維斯,則對於查克對音樂的敏感而感到興奮,只是某天當父親發現他的小查克穿著女裝時,查克與父親間那種不安的爭戰也悄悄地開打,查克為了不讓父親失望,他嘗試交過女友,但是他的內心卻有著太多的掙扎與對男體的慾望,最後他離開了家鄉到以色列尋找宗教的救贖……。
 《愛瘋狂》是一部典型的成長電影,影片從男主角查克的獨白「我想,沒人會比我更討厭聖誕節!」揭開全片的序幕,娓娓道出成長的歷程,他的生日對於虔誠地天主教家庭而言,具有一定的宗教性與象徵意義,這也讓電影帶有宗教與性別的辯證。有著如此光環的查克總是背負著家庭的期許,但是在他漸漸長大之後背離父母的期望,而特別是他的性傾向,讓父子間的關係畫出一道鴻溝,該怎麼化解父親的成見?儘管查克的母親試圖替兒子解圍,但是威嚴的父親卻沒有買單,唯有當父親發現真正要失去兒子時,才發現擁抱親情的重要性。莞爾的是,父親在片中說道,「喜歡插屁眼的男人一定不正常!」母親回答,「你不是也插了一兩次。」這段對白引起觀眾們哄堂大笑,這樣風趣的筆觸也是《愛瘋狂》最精采的地方,當父子關係已經瀕臨崩潰時,編導仍以幽默的視角來看待一切。 也許《愛瘋狂》會被簡化為一部探討同志出櫃的電影,但是它更可以視為一部關於「家庭代溝」的作品,那些鴻溝的起因不僅來自於性向、價值……,還有經年累月沒有溝通而產生的疏離感。其實《愛瘋狂》與李安的《喜宴》可以相互對照,在《愛瘋狂》中無法接受兒子性傾向的是父親一角,在《喜宴》則是母親,但是東西兩位導演卻用同樣包容的心態,來對待同志出櫃的議題,儘管看起來過程不是那麼平和順利,但是同樣以讓親子的爭戰找到溫和的出口,這也是這兩部電影最感人之處!但特別的是《愛瘋狂》的導演尚馬克瓦利(Jean-Marc Vallée)似乎比李安更抓住了東方社會下特有的父權思維,那種對兒子的企盼與關愛,帶著強烈、壓迫的氣息,讓台灣的同志觀眾更能感同身受吧!?
 《愛瘋狂》另一個令人驚喜之處,就是導演對於音樂的掌控,透過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大衛鮑依(David Bowie)和滾石合唱團(Rolling Stones)等多首70年代的動人音樂,導演尚馬克瓦利(Jean-Marc Vallée)圈住了時代的氛圍,也替男主角的成長作了最好的註腳。查克在孩提時代便在父親的薰陶下對音樂啟蒙,其中鄉村歌后佩西克萊(Pasty Cline)的「為愛瘋狂」(Crazy)映照父子之間親暱感,隨著查克年齡的增長,慢慢地轉換其音樂的品味,其中查克對華麗搖滾(大衛鮑依)的喜愛,也投射出自我性傾向的認同,讓音樂解放了查克的心靈,特別是搭配攝影機巧妙的律動,讓音樂與影像結合出現時、超現實又魔幻的色彩,讓影片也呈現一種賞心悅目的流暢。   在欣賞《愛瘋狂》的時候猛然讓我想起卡麥隆克洛的《成名在望》,兩部影片都是關於男孩的成長、音樂的啟發與性愛的啟蒙,但是《成名在望》卻更加深刻的描繪出成長的焦慮、性的迷惘、成人世界的省思以及對整個文化社會的質疑,相較於《愛瘋狂》只是平穩地道出成長/家庭的爭執,絕大部分都停留在主角性傾向的面向打轉,少了一些更深入的觀察,也是這部電影較為可惜的地方。另外整部片重心放在壞小子雷蒙與同性戀的查克上,那種刻意的對比,也讓其他三個兄弟明顯地被晾在一旁。  其實這部橫掃加拿大金尼獎十項大獎的作品,和歷屆得主相較確實沒有那麼令人驚艷,甚至商業了一點。比較起來以印度語之姿入圍最佳影片的《禍水》相較,該片深刻、複雜的文本,更值得獎勵!但是《愛瘋狂》飾演查克父母的兩位演員(米修寇特與丹尼麗寶拉克思)精采的演出,還有飾演小查克的童星星艾米里瓦利(他可是導演尚馬克瓦利的小兒子)可愛到不行的表演,都讓《愛瘋狂》有著更多的可看性,也許因為他們的表演,讓我還願意忽略這部電影的缺點吧! 附記 我記得在台北電影節的《愛瘋狂》導演出席觀眾座談時,現場的觀眾問了導演一個問題,「如果你發現自己兒子是同性戀時,你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呢?」我想這部電影應該已經夠明白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