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時間的對話 美麗而動人的《波多西行旅》

 
1970年,只有20歲的隆哈維里歐帶著新婚妻子賈桂琳,從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往秘魯的印加古城庫斯科與馬丘比丘,途經玻利維亞的波多西,卻被這座銀礦城的殘敗所震服。波多西是帝國主義在南美最具代表的地方,在西班牙的統治下,兩百五十多年前,波多西所輸出的銀礦供養歐陸帝國的繁華,但是在銀礦被開墾殆盡後,帝國主義的勢力退出而留下這座殘破的孤城在四千公尺的高山上守候著…。當時年輕的隆哈維里歐面對一個繁華落盡的城市,充滿著對歷史的眷戀與衝擊,就跟當年的切格瓦拉走過南美的土地而燃起人道關懷一樣。帝國主義對波多西的掠奪,其實像極了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這份來自一個民族靈魂的吶喊引發了他的左派思維…。

1999年8月,隆哈維里歐帶著妻子與三個女兒(其中娜歐蜜收音,亞葉兒拍劇照)重新造訪故地,導演希望這次的家庭旅行可以修補他與女兒疏離的關係,也讓女兒能夠認識這塊頗具意義的城市。這一家人帶著80萬呎的底片以及三十年前所拍攝的黑白照片,循著當年的步伐回到了波多西,但是高海拔所引發的高山症讓女兒們叫苦連天,而她們對這座城市的過去與父母的足跡絲毫不感興趣,甚至對老是在拍她們的父親感到不諒解…。                                                                       

《波多西行旅》便是從家庭的旅行紀錄作為影片起點,在30多年前的黑白照片帶領下,我們穿越了高山、時間的痕跡來到了這座充滿舊帝國主義符號的城市,不論是波多西的建築、教堂、音樂都有著舊時代的風華,只是這座城市並不在觀光的路線上,守護這塊城市的則是礦工的原住民。但是當我們隨著導演進入礦坑後,我們才知道原來礦產已經寥寥可數,剩下的資源連勉強湖口都顯的困難,而這些原住民礦工們又該怎麼維持他們的生活,一首心酸的礦工之歌唱盡了心坎裡。這些礦工的宿命,這三十年來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因為這些帝國主義的遺跡,衝擊了當年還是知青的隆哈維里歐,只是對於生長在資本主義下的女兒(或是我們這些觀眾),對於那個時空又會激起多少的回應?

在導演感性又知性的旁白中,《波多西行旅》關於歷史、記憶、家庭以及生命經驗的對話,一張黑白照片是時間軌跡,在照片的背後裡有著太多的故事,導演拿著每一張照片去比對過去與現在,也希望能找到照片裡的每個主角,只是影中人多半已經凋零、逝去。《波多西行旅》在這些老照片的對照中,拉出了時間的傷疤,儘管這個城市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三十年後早已人事全非。照片是殘忍的,它是將時間靜止,捕捉了眼中的片刻,但是重新來到這個熟悉的城市,美好的記憶就此斷裂。

《波多西行旅》不僅寫下一座城市的滄桑,也是關於一位父親的反思,導演娓娓道出一個父親因工作而在女兒成長過程而缺席的愧疚,他希望這次旅行導演能夠彌補那個缺憾,這些導演的自白似乎更拉出更層次的探討與對話,多了更私密的、更家庭的連結,與動人的情感表達。而滿載著人文的關懷與歷史的觀察更是這部片教人低迴不已,這些讓人想起《12怒漢:大審叛》導演尼基塔米亥可夫的前作《安娜的成長篇》,那樣看似平靜的作品,卻蘊含著無比的張力。                                    
                                                                                                            
《波多西行旅》是一部真實而誠懇的紀錄片,坐在戲院裡四個小時或許會讓人感到疲憊,但是這部片所提供的是也與反思絕對讓人意猶未盡,只可惜因為工作的關係沒有聽到導演的講座,因為隆哈維里歐真的是一位很會聊天、說故事的導演,錯失了這次機會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到他了?《波多西行旅》在本週日還有放一場,各位影迷千萬別錯過了!(本文劇照由台北電影節提供)
 
 
波多西行旅
2007 / France, Israel / 35mm / Color / 246min 
香港電影節優秀紀錄片人道獎
 
 
台北電影節放映場次
(上)6月29日10:00 新光影城3廳
(下)6月29日12:30 新光影城3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