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異」色眼光下的同志烏托邦《彩虹下的幸福》







 

   

 「卑呼彌之家」不是一間普通的老人安養院,裡面住的正是一群華髮蒼蒼的「同志」,他們彼此照顧、相互依偎,尋找臨終前的最後溫暖,在寧靜的海邊旁,建構屬於老人同志的彩虹烏托邦。在「卑呼彌之家」裡,這群老人具體實現「gay」的另一層意義–歡樂與喜悅。但是看似美好的幸福,卻因為看護
沙織(她也是卑呼彌的女兒)的「加入」而漸漸起了波瀾,她讓這群老人重新檢視自己,看清楚自我的本質與認同,而那些塵封已久的過去與家庭關係都浮上檯面,重新凝視自己成為「卑呼彌之家」每一位成員的新課題,傷疤在這裡不斷的被挑起。

沒有裸男的同志世界                          

                                               


 嚴格說來《彩虹下的幸福》(前譯:彩虹老人院)並不是「標準」的同志電影,或者是說同志觀眾想看的男性裸體與肉體橫陳在這裡並不存在。電影最養眼的鏡頭是一群大學男生裸體奔向海灘的畫面;片中最情慾的畫面則是男主角小田切讓的男男接吻;而最「Gay」的戲碼則是一群變裝同志在舞廳跳舞。這樣沒有猛男、裸男、性愛的同志電影,還有什麼樣的可看性?《彩虹下的幸福》帶給觀眾是人性、生活的凝望與難堪的現實,電影攤開了許多同志不願面對的議題(出櫃、家庭、變裝),可惜卻沒有深入的探討每一個議題核心,讓每個環節都有動人的時刻,卻很難深入得挖掘出更多的感動。片中那群老同志應該是影片最搶戲的主角,可惜導演沒有讓他們有更多的發揮,讓這部關於老人同志的同志電影,少了一份繽紛的彩虹魔力,或許這樣的議題拍起連續劇會更有趣吧!

 無疑的,日本當紅女星
柴崎幸飾演的織一角是片中最搶眼的角色,沙織有著異性戀/卑呼彌女兒的雙重身份,她「入侵」了老人同志的和諧社會,用異性戀的眼光來看待這群可愛的「叔叔」,對於這群「叔叔」沙織可能充滿包容;但是作為女兒,要如何面對出櫃父親,還有陌生、疏離的情感,那些複雜內心感受與人生的無奈,恰巧與同志當下的社會處境有著令人同情的對照。                                                                                            

 

  對女主角來說,面對同志老爸是殘忍的難題,對任何一位同志朋友來說,社會的異樣眼光何嘗又不是令人挫折呢?導演犬童一心從沙織視角來觀看同志的世界,從原本的尷尬、厭惡到最後的融入,透過劇情所鋪陳的衝突,在不同世界裡找到一個平衡點,即便過程中傷痕累累,但是敦厚的寬容會是最後的救贖,只是「同志仍需努力」這句話切中了當下的社會現實。

 導演犬童一心細膩的勾勒出老年的同志心境,也極大的篇幅探討這些老人同志與家庭的關係與紛爭,但是他並不打算搖旗吶喊抗議異性戀社會對同志的異樣與歧視,反而以溫柔的筆觸治療著社會的現實。《彩虹下的幸福》在詩意又恬淡的攝影與配樂讓電影,在輕喜劇的結構中,慢慢醞釀幸福的感動,或許電影的議題都點到為止,也少了深入的人性剖析。而導演所拋出的同志觀察與社會現象,比起那些只愛販賣男體的同志電影,更值得我們細細去品味與咀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