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
關於部落格
想要成立自己的個人新聞台已經好幾年了(現在都已經來到部落格的年代了),但是始終對自己的文筆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年都跟著電影一起成長,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紀錄,最後所有的記憶與感動都隨著時間流逝,該是動筆的時刻了,儘管有著許多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的文字,但是這就是我,不是嗎!
  • 390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北野武你怎麼了 中年歐吉桑的創作焦慮?!《導演萬歲》

 








消失的黑色與青春
  其實北野武不是一位只會拍黑社會電影的導演,這位以對口相聲闖進演藝圈的酷酷歐吉桑,在80年代可是日本電視圈火紅的人物,1983年則以大島渚執導的《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一片躍上大銀幕,開始演出電影。1989年取代導演深作欣二(Kinji Fukasaku)初執導演筒《凶暴之男》(Violent Cop)而一鳴驚人,從此日本影壇多了一個叫「北野武」的導演,而在《凶暴之男》中極簡的影像、暴力的美學便成為北野武特有的電影印記。
 
之後北野武執導並主演的《奏鳴曲》(Sonachine)、花火》(Fireworks)四海兄弟》(Brother)等片都以黑社會或刑警為故事的主角,在簡約又暴力的氛圍裡,透過鮮血寫盡黑社會的宿命,用槍火活化角色的特性;借用配樂大師久石讓的音樂,烘托出死亡的滄涼;透過愛情找生命最後一絲的溫柔。這些元素都會讓觀眾都以為北野武的血是黑,但是在那「黑色」的血漿裡,他總是會加入幽默搞笑的插曲,讓暴力不會過分激烈。我們都是看北野武的黑社會電影長大的孩子,只是在黑社會電影之外,他總能在樸實的影像裡,抓住青春的符號,那年夏天寧靜的海》(A Scene at the Sea)裡那個死也要衝浪的聽障青年,面對著大海有股莫名的力量,而《勇敢第一名》(Kids Return)的拳擊少年,騎著單車在校園裡遊蕩,譜出了青春的哀愁。在北野武「簡單」的攝影機下,青春更加的無敵與令人著迷。
 
   青春與暴力讓北野武在影壇有了清楚地辨識度,也是他最具風格的導演創作,只是他似乎厭倦了不斷重複的自己,2003年拍出了讓人驚豔的盲劍俠》(Zatoichi)後,他的創作就呈現停滯的狀態,兩年後的《雙面北野武》(Takeshis)挖掘了自己的心路歷程,也替自己的創作做了一次整理。                                                                   
                                                                                     
                                                                              
     他在2005年的威尼斯影展中,藉由《雙面北野武》替自己過去作品的黑色風格畫下句點,而今年全新的北野武出現了!《導演萬歲》是自嘲、自我辯證、自我表述,不再青春與暴力,中年的歐吉桑帶著他的創作焦慮與中年危機,展現Kuso、搞笑的怪叔叔風格,不僅替自己的創作與日本電影做了簡單的回顧,也透過諧仿的手法調侃日本現在流行的類型電影。只是,拍完《導演萬歲》的北野武,是否真的能夠找到下一個自己?
 

北野武的電影瓶頸
 
   《導演萬歲》的片頭出現了「Opus 19/31」宛如樂譜般的編號,這串英文字讓人聯想到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當年費里尼把創作低潮的心境,都投射在《八又二分之一》裡,電影中超現實的夢境與天馬行空的想像,則是一位偉大導演對創作的夢囈。《導演萬歲》有著《八又二分之一》裡的不安與恐懼,只是北野武把那份焦慮轉換成黑色的幽默與自我的解嘲。北野武在《導演萬歲》中安排了一個充氣人偶,他代替北野武看醫生、自殺、受罪,因為這位怪導宣布不再拍攝黑社會電影後,也想不出讓自己滿意的題材,他頻頻的用人偶來自殺,來結束自我的創作。儘管他嘗試如日本大師小津安二郎《東京物語》般的庶民電影《退休》、日本最流行的純愛電影、驚悚恐怖片、懷舊的五十年代如《力道山》電影,不然再次嘗試武士與忍者電影也是一種選擇,只是連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每一次的試驗都是又一次的失敗!《導演萬歲》便是由這些「短片」所組合而成,這些都是他的創作習題,也是他對當代日本電影的反思,經過這些試驗後,創作風格鮮明的北野武似乎終究不適合「傳統」的日本電影。最後北野武還拍了Kuso搞笑又瘋狂的科幻片,在拼貼中還把《駭客任務》拿來惡搞一番,片尾還上演「彗星撞地球」,讓他的電影人物在大爆炸裡毀滅,北野武真的瘋了嗎?!             
                                                                 

                                                                        
  邁入60歲的北野武,在經歷了青春與暴力的洗禮後,想要再次突破自我不斷的突破,像是當年的費里尼一樣,拍了一連串的寫實主義電影後,開始思索創作的下一歩。從1989執導《凶暴之男》到現在已經接近20個年頭,這期間他拍了13部長片以及一部坎城影展60週年的短片「One Fine Day」,對拍電影這種需要能量的「職業」而言,北野武似乎遇到了瓶頸,該怎麼走下一部?《導演萬歲》是北野武寫給自己的電影問卷。他在片中問了一個所有導演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怎樣的電影才會吸引觀眾?!」其實在電影創作力越來越貧乏的現代,連說好一個故事都不太容易了,更何況還要看到新意。對曾經得獎無數的北野武來說,每一次的出擊都得奮力的一搏,因為大家都在看,看他的作品還能帶給我們什麼?
 
 《導演萬歲》是北野武的遊戲之作,是他的深沉自省,看完《導演萬歲》有點點心疼他的焦慮,即便那些搞笑有些失控,甚至還教人哭笑不得,但是經過這次的電影狂想曲後,北野武接下來會玩什麼花樣,身為影迷的我還是衷心期待的,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曾經對北野武說,「日本電影靠你了!」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